0
微博
Qzone
微信

夜间经济发展面临大考,多方合力方能破题

2019-11-01 09:28:24

从古代都城上元夜的热闹,到如今越来越多“不夜城”的出现,从赏月观灯到餐饮、购物、文旅、休闲等交叉融合,夜生活花样迭出,夜间经济悄然兴起。在技术不断发展、消费加速升级的当下,夜间经济的发展更孕育着巨大市场,全国各地纷纷发力夜间经济,培育经济新增长点。

但是,从整体来看,目前发展夜间经济仍面临诸多难题:消费者的新需求尚未被完全满足、夜间营业的收入和支出不成正比以及夜间公共交通运营、相关管理没有完全配套……

6a46efe00e1dae2e93e9a2d1c5e2526f.jpeg

究竟,发展夜间经济,各方怎么看?还有哪些需要改进和加强之处?各地又推出了哪些值得借鉴的措施?

面对需求升级,业态如何创新?

1、根据季节变换统筹安排补齐冬季气候短板

南方游客到北方,会不太习惯冬天的夜晚,10点后一些街巷就一片冷清;而北方人到南方,常常感叹一家小面馆也能营业到深夜12点。

在市政协近日举办的“促进夜间经济发展”委员沙龙上,市商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北京市将统筹推进夜间经济项目,会同各相关部门、各区根据季节变换统筹促进夜间经济发展,补齐冬季气候短板。鼓励书店、博物馆、冰场、滑雪场、温泉等适合冬季气候的业态延长营业时间,开展夜间读书会、展览和赛事等。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校长助理、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院长邹统钎认为,除了气候原因,目前一些城市发展夜间经济还局限于餐饮、购物、灯光秀,高品质的文化、体育、竞技、表演等产品亟待开发和营销创新。事实上,这一现象已经得到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的重视。各地纷纷要求在发展夜间餐饮、商业之外,促进夜间的文化、体育赛事、旅游等活动的发展。

747d5d1453ab086b076e8945cb3248e6.jpeg

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副会长赖阳看来,目前一些城市发展夜间经济主要是在延长营业时间方面进行探索,但从结构上而言仍处于“点状”,尚未形成“网状”系统,集中性的整体区域开发较少。“孤零零的某一家店营业,很难吸引消费者专程跑一趟。如果一家24小时书店旁还有配套餐饮、咖啡馆等等,就可以满足人们的联动需求。”

北京市探索研究制定的《北京市夜间经济发展规划2020-2025》就提出,要在全市统筹推进夜间经济发展,使目前点状分布的夜京城地标、商圈、生活圈逐步连成线、汇成片,形成具有北京特色的“夜京城”品牌。

2、深挖文化消费,突破“夜市”业态

据第三方大数据显示,北京市餐饮消费整体快速增长,夜间消费交易额占全天四成以上。餐饮业快速增长的同时,北京的高品质、国际化消费内容供给不足,根据第三数据分析,即使在中关村、金融街——广外和三里屯——朝外三大重点片区的夜间消费场所中,剧场演出、赛事等文化类消费场所也仅占2%至4%,而餐饮占比仍高达54%至60%,文化消费尚待深入挖掘。

“餐饮街、电影院、酒吧、KTV是目前国内多数城市的夜间经济承载体,导致大多数人对夜间经济的印象还停留在‘啤酒烤串购物唱歌’上。”成都大学文化旅游产业学院院长诸丹教授认为,消费者的夜间消费需求在不断扩大,但消费者对夜间消费的新业态、新场景和新体验等需求还尚未被完全满足。要充分挖掘城市本地文化旅游资源,从消费文化、地方特点、民宿文化入手,结合时代发展特征和商业进化模式,把握契机,寻找切入点。

uemaNPw2AmJSvs9JP9IzhBXtVqq0GGUML3P2Nxu6obVHo1550718205216compressflag.jpg

在北京市政协近日举办的“促进夜间经济发展”委员沙龙活动上,委员们认为,城市夜间的主题化是夜间经济的一项重要特征,对标伦敦、巴黎、阿姆斯特丹、上海等国内外城市,北京缺乏具有影响力的主题活动,夜间活动创新力不强,缺少类似三里屯的标志性夜间活动载体或“夜游故宫”类的特色夜间活动。

夜间经济不等于夜市,必须瞄准打造高起点与高质量的夜间经济发展目标,避免同质化、低水平粗放式发展。市政协委员、振兴国际智库理事长、北京市工商联副主席李志起建议,应按照夜间消费重点行业的变迁规律,调整扶持重点,要把规划重点从过去较为单一的零售、文娱消费、餐饮消费等行业,变为更加重视发展体育健身、美容健康、学习教育、咖啡和书店等时尚消费这些涉及城市居民消费升级的新兴消费领域,以满足夜间经济的主力军——80后、90后甚至00后的新时代人群的新需求,打造高品质的夜间消费环境。

夜间营业考题 商家如何破题

最近,位于北京东南四环的“李嘉嘉串串鲜”负责人正忙着跟合生汇商场里的电影院谈广告位,目标锁定为夜场观影人群。

为了从夜间经济市场里分一杯羹,商家各显神通。超市发总裁王增庆透露,超市发在北京玉泉路和学院路的门店已经实现了24小时服务。借助超市发“生鲜超市+罗森便利店+书吧”的形式,为当地消费者提供了一个24小时全天候的消费场所。

LOCAL201612222122000577553227380.jpg

尽管夜间消费需求见长,对于商业企业来说,在实际运营中还是不得不算一笔经济账。位于北京崇文门商圈的新华书店(花市店),这两年正成为文艺青年们的网红打卡点。因为2017年以来,这家书店开始24小时营业。要24小时服务读者,必定要付出成本,尤其是夜间的支出。人工夜间的工资比白天高出30%,但是从晚上9点到第二天早上8点半开门这段时间所产生的销售额,大概只占全天销售额的5%左右。这样看来,夜间营业的收入和支出并不成正比。

1de32bcd1938456293302cfdc97815ae.jpeg

如何平衡夜间营业产生的成本?书店想了个招。今年3月,店内在进门左侧开辟了一个多元化产品经营区,引进文创产品售卖,产生的利润就用来弥补夜间成本。

在北京市政协近日举办的“促进夜间经济发展”委员沙龙活动上,委员们建议,在鼓励相关企业开展夜间经营业务的同时,想方设法协助企业降低经营成本和实际负担,让企业能够持续经营下去。可以在鼓励商业零售企业、商业中心晚间延长经营时间的同时,给予企业用水、用电、用工的差异化价格政策或相应补贴等。

完善夜间配套 各地如何发力

保障夜间消费,夜间公共服务和管理如何进一步完善,也是摆在各地面前的一道新考题。

1、不少消费者反映:国内大部分城市公交车和地铁最晚运营时间为22点至23点,在大型商圈,夜间打出租车也经常需要排号。

20180831104204803.jpg

为完善城市公共交通,去年3月,成都推出12条夜间公交线路,将22点至凌晨1点的运营线路比例提高至32%。目前成都文旅公交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正规划设计一条夜间旅游线路,将通过旅游观光巴士串联宽窄巷子、东门码头、春熙路等热门地点。

北京市商务局局长闫立刚介绍,北京将地铁1号线、2号线运营时间进一步延长,每年5月至10月,每逢周五、周六,1号线双向延长运营时间1小时,为消费者前往长安街沿线及二环周边的“夜京城”消费场所提供便利。

对于一些商业综合体反映的夜间停车难问题,北京市交通委也在组织各区结合停车位供需情况,利用空闲土地等新增一批停车位。交通部门还将对“夜京城”地标、商圈及生活圈加大出租车调度,增加周边驾驶员数量,通过鼓励措施及优先调派策略引导驾驶员接单。

2、夜间商圈公厕太少,如果上厕所的问题能解决就好了,是不少消费者反映的问题之一。

08bSYCom-qca5SkZtk35pTCGOewpvuvX3g_hJlFozPtaEq5JkdkSSQh6gYCJYd_ijoJrvItByyS4HHaWdXyO_DrXIaWutJls2xCVbatkhjUNNiIYVnHvzugZCuBITtvjski7YaLlHpkrQUr5euoQrg.jpg

根据《广州市推动夜间经济发展实施方案》要求,广州要“推动夜间经济集聚区接待场所的公共厕所改造提升,鼓励夜游景区、夜市等沿街店铺对外开放厕所”。

截至今年9月,广州已开放2133座临街单位厕所供市民游客“解急”,但这类单位厕所夜间一般不会向公众开放;天河区以2000元-3000元每月每座的价格,向42个非政府部门沿街单位提供补贴并成功开放它们的内设厕所,其中只有8座24小时全天开放。此外,深夜到访24小时开放的中山大道东东景广场如轩砂锅粥内设厕所,发现这座设在“消夜街”上的内设厕所,给周边夜间活动的市民游客提供了如厕保障;与如轩砂锅粥隔着中山大道的“谭鸭肠”餐厅,其内设厕所开放到凌晨两点,同样为夜间活动市民游客提供方便。

3、不少消费者也反映:相比上海的城乡接合部及农村地区,个别城乡接合部和农村地区消夜街垃圾满地,市容环境有待加强。

微信图片_20191031150613.jpg

图片来源:羊城晚报

《广州市推动夜间经济发展实施方案》就要求, “完善夜间经济集聚区的水电气供给、污水收集排放、餐饮油烟处理、垃圾分类处理等配套设施”。

一些精细化的城市管理手段,开始在夜经济旺地实施。个别游人聚集的小吃店旁,开始摆放绿色的餐厨垃圾桶。如果游人能完全依照广州垃圾分类的要求投放,就有了解决的办法,让夜经济旺地既兴旺又干净。

4、除了消费者的困难,不少商家也反映在延长夜晚营业时间时遇到一些阻碍。

82112ffd3f2d4eeab1200a13ed6602d6.jpeg

成都一家火锅店负责人提出,尽管目前很多餐厅已经尝试延长服务时间,但针对餐饮业的垃圾清运时间还没有跟着延长,相应配套措施应该到位。

上海市流通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张丽媛建议,对夜间消费集中区域的灯光、交通、停车及垃圾等制定一系列标准和导则,支持各商家规范增设亮化设施和设置霓虹灯。同时,还应加强对夜间消费相对集中路段的交通疏导,制定出台更具灵活性的停车管理措施,满足夜间出行需要。

市政协举办“促进夜间经济发展”委员沙龙上,市商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说,在建立夜间经济协调推进机制方面,北京市充分借鉴阿姆斯特丹、伦敦、上海等国内外重点城市经验做法,提出设立市、区、街(乡镇)三级“掌灯人”制度,北京市“掌灯人”作为夜间经济管理者和服务者,将由政府、部门分管领导和商(协)会负责人担任,负责全面推进、统筹协调夜间经济相关工作。


声明: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由光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平台立场。
收藏
举报
images
举报
城市光网微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