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ity in Parts 512个灯组成灯光装置

2019-07-17
1
/14

艺术家Olafur Eliasson不是使用灯光来创造效果,而是使用镜子和彩色屏幕为Way ofMcGregor根据Jonathan Safran Foer的书编制的2017年芭蕾舞剧编写了一套抽象装置。

2
/14

“零件中的总体性探索了这些联系以及从小事物中制造出多大的东西。即使看似简单的事物也会在仔细研究后发现结构的复杂性。”

3
/14

“我们都非常独特和原创,但我们每个人都与其他一切不可分割,为了实现超越我们个人能力的东西,我们必须超越个人的限制并相互联系,”比拉克说。

4
/14

Bilak强调,协同工作对于项目的成功至关重要,并且通过作品本身的主题来了解。

5
/14

他们的作品包括作曲家和钢琴家Volker Bertelman,名为Hauschka,时装设计师Annemarije van Harten和灯光设计师Tom Visser。

6
/14

“加倍五次使我们达到512,在舞台上方的结构中使用的灯的数量,一个中心元素也意在表示不同规模的感觉:DNA分子,花,行星,太阳,宇宙,“比拉克和蒂穆拉克解释道。

7
/14

这件作品以一位舞者开场,然后由另一位舞者加入。然后舞者的数量增加到四个,然后再增加到八个,最后总共有16个舞者在舞台上占据了一席之地。

8
/14

他们解释说,编舞和设计师“不是从编舞开始,制作视觉和音乐以配合制作运动,而是”同时开始工作,调整他们的想法以开发新创作的各个方面“ 。

9
/14

Bilak 也经营类型铸造厂Typotheque,与编舞LukášTimulak合作进行了布景设计,他创造了生产运动。在他们的联合项目Make Move Think Foundation中,他们共同合作了近十五年。

10
/14

尽管结构几乎是扁平的,但设计者希望通过控制每个灯光的亮度来强调该机芯能够让观众看起来像是一个多维的球体。

11
/14

在瑞典皇家芭蕾舞团演出期间,手臂本身也像向日葵的花瓣一样打开和关闭,以创造超过8米宽的更多照明配置。

12
/14

512个灯中的每一个都通过独立的数字多路复用系统(DMX)通道进行控制。可以调节每个灯泡的亮度,以创建与舞台上的舞蹈编排相对应的各种灯光模式。

13
/14

六米宽的灯光装置悬挂在舞台上方,由沿着32个弯曲臂布置的512个灯组成,这些灯一起形成圆形。

14
/14

彼得·比拉克(Peter Bilak)为瑞典皇家芭蕾舞团(Royal Swedish Ballet)制作的Totality in Parts 设计了一套由计算机控制的多臂灯结构。

images
举报
城市光网微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