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滩之光

2019-07-08
1
/8

大多数人应该不知道外滩从前的样子,外滩在变化,建筑有各自的故事,光也有自己的过往,从前在人们记忆中的外滩总是包裹在节日的灯海之中。

2
/8

那是始于86年的亮灯工程,外滩的建筑是以数万只灯泡连成线装点起来,那真是 “看灯”。

3
/8

95年以后改由电脑程控;外滩观灯开放时间也逐渐拉长,由五一、十一、元旦等重大节日开放 ,直到天天开灯,但好像少了些什么, 中国照明从“看灯”发展到如今用了快40年,是时候需要再次革新了。

4
/8

在黄浦江两岸景观灯光提升该改造工作中,钟鸣先生(TS倘思照明设计总监)与其团队与相关国际照明团队在陶震先生的领导下(上海黄浦区灯景所所长)一起负责其中举世闻名外滩核心区段的照明设计工作,主要从外滩一线历史建筑,天际线建筑群背景优化,第五立面灯光提升,滨水岸线,纵深街道立面照明延续,路灯与建筑照明多杆合一,城市景观照明优化,节假日特殊场景照明等等方面全面立体的升级外滩核心区段的夜景。

5
/8

钟鸣先生与其团队负责了其中区段超过一半建筑的照明设计的工作包括:外滩2号上海总会,3号有利银行,5号日清大楼,6号中国通商银行,7号大北电报局,15-1号公共服务中心,19号和平南楼斯沃琪中心,20号和平北楼沙逊大厦,气象塔,光明金融大厦,凯石大楼等照明设计工作。这次介绍一下外滩之光的部分故事与思想,特别献给参与2018年上海黄浦江灯光设计与建设的工作者。

6
/8

“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而今尘尽光生,照破青山万朵” ---柴陵郁禅师(宋)这段话比较恰当的说出了这次我们对于外滩灯光思想境界的初衷,光不只是通过灯具去照亮物体,而是引导心与眼去感受真实。

7
/8

在设计之初,当我一次次站在外滩观景平台,或是走在外滩的纵向街巷,或是横街过马路,或是在浦东的滨水岸线欣赏,或远或近,或动或静,这种光的场所感其实一直在我的脑海中,就像以前读书做建筑设计调研基地一样,那种全身毛孔竖起来的感觉聆听周围基地环境与空气的诉说,在这其中找到设计的突破点,或是功能解决,或是艺术突破,在功能与艺术在城市中找到一个完美的平衡其实就是设计的创。

8
/8

当然,要让这1800——3000K区间的色温“品相”相似于传统钠灯以及高显色性是非常难的,这好像是在定制一款纯天然的矿物质颜料,这样的颜料光色品相才能渲染出外滩建筑石材本来的质感色泽。

举报
城市光网微信平台